首页 > 新闻 > 此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伟博国际网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首席对策丨盛松成:经济“跌无可跌”基建与制造业预计率先回升!

第一财经 2020-01-12 11:03:37

2019年经济增长将划上怎样的句号?2020年房地产投资是增是减?如何理解稳健的货币政策适度灵活?如何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
首席对策丨盛松成:经济“跌无可跌”基建与制造业预计率先回升!

伟博国际网1月17日,国家统计局将公布2019年我国国民经济运行成绩单。虽然对于具体数字的多少还在热烈讨论中,但各项宏观政策正在不断的落地推进,业内普遍认为,将对经济增长产生积极的影响。 2020年伊始,货币政策已经进行了一次全面降准,央行工作会议明确了保持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适度。业内认为,货币政策的每一次调整以及演变过程都体现出相机抉择的本质,需要敏锐并且灵活地对当前问题做出反应和调整。

2019年经济增长将划上怎样的句号?2020年房地产投资是增是减?如何理解稳健的货币政策适度灵活?如何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LPR如何与存量贷款挂钩?第一财经《首席对策》对话上海市政府参事 盛松成

盛松成的主要观点:

无论从投资还是进出口来看,都已经处于底部,2019年中国经济“跌无可跌”。随着改革进入深水区,应对中国经济保有信心。2020年货币政策仍会“相机抉择”,并不存在“预设路线”。如何使LPR(贷款报价利率)机制进一步发挥作用。这还需解决一系列问题,例如银行对实际利率的上下浮动情况如何?在贷款端推进改革后,存款利率的市场化改革如何推进等,近期央行推动存量贷款挂钩LPR改革,将加强货币政策的传导,未来存款端的改革也在研究之中,LPR机制本身还会如何演变也有待观察。

第一财经:盛院长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首席对策的专访。三季度的GDP增长是6.0%,引发了市场的部分担忧,认为经济可能还有进一步的下行压力,但是在12月初的时候,您就认为中国经济目前已经是“跌无可跌”,这个判断是从何而来?

伟博国际网(经济跌无可跌 政策落地推进为经济保驾护航)

盛松成:随着我们的一系列政策的推进,包括地方专向债券提前发行,现在有的省份已经开始发行了,开始运作了,那么我们基建一定会上去。那么基建上去以后,它也会带动制造业上去。1月6号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将释放8000多亿元的资金。那么这些对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增加,对于企业的贷款增加,对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的下降,都会有很大的意义。所以我想说三句话,一句跌无可跌!无论是投资,还是外贸都是跌无可跌的。第二,政策落地。我刚才讲的一系列政策落地,包括积极的财政政策落地,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合理充裕。第三句话叫改革推进。改革推进就是我们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最近中央也发布了一系列这方面的文件,我觉得对我们潜在生产力的提高和实际生产力的提高,都是有很大帮助的,我对此充满信心。

第一财经:那您如何判断2020年房地产投资的趋势?

(2020年房地产投资不会大幅下降 应坚持执行好一城一策调控措施)

盛松成:我觉得房地产投资会比较稳,他不至于大幅度下降,也不至于大幅上升。一方面确实大家基本都形成共识了,就是房地产投资或者说整个房地产的发展,最高峰期已经过。但是,我们还应该意识到,就是中国的房地产发展至少还有一二十年历史,因为我们的城镇化在不断的推进。我们现在城镇化率都不到60%,比西方国家都低了20个百分点。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都发文,对人口在300万到500万之间的大城市落户条件大量放宽,甚至有的城市都已经不需要多少条件,这就是对城镇化的一个促进。最近一段时间房价在有些城市是有所下跌的,但是下跌的过程未必会持续。因为我们现在主要的调控手段是需求,限售、限价、限贷等等,而对供给调控,我们并不是为主的。我们的房地产供给,实际上并不是特别的充裕,或者说库存并不是很多。当然每个城市是不同的,有的城市它的库存量甚至于都只有两个月左右,而需求本身不管你怎么限,它是不会减少,它只是暂时的不买不能买不符合条件,但是一旦符合条件他还是需要。所以我特别强调房地产的供需调整相结合,这是我长期坚持的。我觉得我们不仅是要需求调控,要长期坚持需求调控从不放松,巩固得来不易的成果。同时我们还应该一城一策,根据具体情况增加土地和住宅供应,使供需调控相结合,这样我们的房地产才能够平稳的发展。

第一财经:你还提到房地产市场的结构性问题是一个亟待解决的事情。

(应高度关注房地产结构性问题)

盛松成:刚才我说的供需本身就是一个结构。还有一个结构是什么呢?主要城市一二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的问题,我们现在大家发现吗?一二线城市往往是供不应求,而三四线城市最近开始供大于求,这是应该引起我们重视的。一般说来,目前大量三四线城市人口都往一二线城市转移,以及产业结构的转移,三四线城市的房价,如果现在继续涨得比较快,那么未来的风险可能主要会在三四线城市。还有一个这就是我们住宅的供应和工业和商业用地的供应的比例的失调。我们住宅的供地往往是比较少的。而我们的工业用地和商业用地的占比他们高得多。所以现在不少一线城市,商业的库存量很高,有的甚至超过100个月。所以商业用地大量供应以后,使得商业的房屋就大量产生,这对我们商业用房去库存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而且会引起商业用房的价格下降,这也是一个结构性的。所以我觉得我们解决房地产的问题,不仅应该解决我们的总量的问题,也应该高度关注我们的结构性的问题。

第一财经:我们再来看货币政策,我们都看到央行今年已经进行了第一次的降准,也提高了市场对于接下来的MLF还有LPR的一个下降预期,结合现在内部和外部的整体的一个经济环境,您觉得央行它的调控空间是否增大?您怎么看未来货币政策的调控?

(2020年货币政策更体现相机抉择)

盛松成:我觉得货币政策用一句通俗的话,全世界都一样,叫做走一步看。货币政策一定是短期调控的手段,它不可能是长期调控的手段。并不是他说话不算数,而是他要根据经济的实际的情况,比如说就业率、失业率、物价等等来相机抉择,货币政策一定是相机抉择。在我们国家应该也是这样,也一定会走一步看。他要根据各方面的情况,比如说经济增速,比如说就业的情况,比如说物价情况,比如说企业融资的情况,尤其是中小企业、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情况,他才能够来决策究竟是不是下调或者下调多少。最近我们刚刚调了0.5个百分点,尽管小幅下调实际的影响未必非常大,暂时他对于引导作用、信号作用还是比较大。所以随着经济的变化,我们会根据经济的情况来做出决策。但是稳健的货币政策是肯定的,同时保持流动性的合理充裕,也是肯定的。我们的M2和社会融资规模,它的增速要基本上与名义GDP的增速基本相似,这也是既定的方针。

第一财经:我们看在不久之前,LPR的一个转换的新规其实也出台了,这个其实一直是我们老生常谈的一个问题,就是疏通传导机制的问题,转换行为的出台对于疏通传导机制能起到什么样的影响?

伟博国际网(负债端改革也需要及时推进)

盛松成:因为(以前)当中有一个贷款基准利率在,那么现在我们贷款基准利率基本上不起作用,我们就直接用政策利率来影响LPR。比如说MLF等政策利率来影LPR,那么实际贷款利率又在LPR的基础上,加点或者减点形成,那么这么一来就使得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就畅通了。央行的政策利率一动就会影响到LPR,影响到LPR就会影响到实际的贷款利率,这就是一个传导渠道。那么这个是我们的出发点,而且确实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问题就在于它的作用多大。现在看来这个作用还可以进一步发挥,还没有起到最大的有效作用。那么这里面就要解决一系列问题,这就是银行对LPR定价以后,实际利率的下浮或者上浮的情况会怎么样?这是一个。第二,我们现在改革的都是银行资产管理,就是贷款。但是,你逃不开银行的负债端存款,如果你只是改革贷款端,不改革存款端,这个改革实际上是没有完全到位。只能在银行内部改革,因为你最多只能是银行让利给企业。问题是银行本身它也是个企业,他也要考虑成本收益风险。所以我们下一步也应该改革负债端也就是存款端,这个改革也很重要。改革又涉及到我们资管新规等等一系列改革的措施,这些都在研究讨论和推进当中。

第一财经:但目前来看,大型的国有银行它的利润还是可以的。

伟博国际网盛松成:银行是这样,从整个行业讲,银行业的利润是超过整个社会平均利润,他比绝大多数行业利润都高。但是,问题在于银行自身它是和他以前比的。它说和以前比它利润下降。如果我们单单用LPR改革,那么就等于是银行让利给企业,它和以前银行的利润就下降,银行利润一定幅度的下降,一定程度的下降,我觉得也是应该的。因为你银行在整个社会上几乎是利润最高的行业之一,应该有所下降。但是银行又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像银行这么高风险的行业并不是很多。它需要一系列的防风险措施,包括拨备、不良资产的消化,存款准备金率、抵押、担保等等。这些实际上都要消耗银行的资产,所以银行和一般的企业还是不同的。

伟博国际网第一财经:我们看到央行不久之前还提出了如何把存量贷款和LPR挂钩,接下来如何操作,您怎么来理解?

(选择固定还是浮动利率 贷款量和期限都很重要)

盛松成:我觉得选择固定利率,还是LPR联动,需要考虑的首先是期限。其中我给大家提一个考虑因素,这就是经济增长的经济增速。经济增速一定是和利率有关系,我这是指的期限。然后量也是很重要,贷款量小和贷款量大是不同的。贷款量越大,越意味着我们风险越高,如果你选择浮动的,那么你的风险的溢价可能更高,有可能你是合算的,也有可能你会冒比较大风险。我觉得主要是要考虑这两个,一个是量,一个是期限。现在很多人都会面临着这么一个问题,还有第三个因素,第三个因素是什么?你对你个人未来的你的收入的预期,这也是很重要。你收入的预期是稳定的,是朝上的朝下的,都是你考虑,采用固息,还是采用浮息也就是LPR,也是应该考虑的一个因素,我就提这三个供大家参考。

责编:姚素梅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